几点说明和提醒

  1.这网站的助学活动仅是老谢我的个人行为。我所做的事只是去边远山区收集贫困孩子的信息,然后公布在这里,供大家选择“一对一”资助。因为我知道,热心人很多很多,只是缺少这方面的第一手的信息。大家对我的信任,我深表感谢。

  2.我不经手任何资助款——这是我的原则。所以不要托我转交钱款。孩子的资助款请大家直接汇给该孩子的班主任老师(或校长),请注意汇单的收款人不能是孩子的名字(但要在汇款附言要写明“某某某助学款”),如果是孩子的名字就需要家长到邮局去取款了,而家长取了款就不一定会将资助款全部用在孩子的读书上,毕竟,贫困的家庭到处需要花钱。

  3. 我介绍到的所有小学和初中都已按政策实行“两免一补”——“免书费免杂费,补助生活费(不同学校补助的方式不一样,少则几十多则上百元,有的学校不是每个学生都有)”,所以您资助孩子的不是学费也不是书费,是孩子的读书生活费。小学生250元/每学期,初中生400元/每学期。如果你怕麻烦,你也可以一次汇款一年(两个学期)。但请自己记住啊——竟然有朋友一段时间后来电问我“老谢,我上次汇出了多少钱?”“老谢,我资助的孩子叫什么名字?”我哪能记得呀,我经手了几百个学生呐。

  4. 我主要收集贫困小学生和初中生的信息,高中生已不属于国家九年义务教育,我不作重点收集。但仍然会有些读书努力成绩不错家境贫困的高中生零星在我的助学名单上,包括初中时已被网友资助接着考上高中的同学。高中生的读书、生活费用很高了,已不可能全额帮助他们,只是建议资助人不要少于1000/年,当然能多帮助一点则更好。考虑到高中生已经很大很懂事,并且大多数同学已经远离家人在学校读书和生活,所以高中生的资助款不再采用如小学和初中生那样汇给班主任由班主任管理的办法(何况高中的老师自身工作量也很大),建议直接汇给他们个人让他们自己管理。

  5. 一旦“一对一”资助上了,希望您能一直资助下去,直到孩子毕业,所以请保持与老师和孩子的联络,并及时到位每个学期的资助款。如果因各种原因不想(或不能)再继续帮助孩子的朋友,请(私下)明确告诉我,以便我尽快另外找资助人帮助,以免误了孩子的学业。

  6,我很理解大家都是热心助人,但我还是要劝朋友们不要仅是心血来潮。因为助学几年下来,发现确实有个别资助人,汇出了一个学期的资助款后就再也没了音讯,没有任何理由,不通知我也不通知老师同学——其实不再继续资助的理由或原因可以有很多呀:失业了没有经济来源了、或要去继续读书了、怀孕生孩子了忙不过来、或老师信不过等等,都可以理解的。但如上述的连通知一下也不愿意,就有点不负责任了,老实说我觉得没必要做这事的。

  7. 大多数学校都在远离县城的山区,通过邮局汇款的汇款单不会直接送去学校,需要老师自己去乡邮政所查询和取款。生活工作在农村的老师不会经常去趟乡里邮局的,所以邮政汇款抵达老师手中有时需要很长的时间(一个星期至半个月)。请大家有心理准备。

  8. 因为在山区,老师手机时常会收不到信号(比如今年2月底3月初,维西县很多老师翻山越岭去家访很多天,说服辍学孩子继续读书,就长时间没有手机信号),短信息也有可能在传输过程中丢失,有个别年龄大的老师即使有手机也不会使用短消息;上课时老师手机被要求关机,所以一两次没打通不奇怪,更不必猜疑,多拨打几遍吧。

  9. 不要轻易责怪老师。不要用我们城里人的办事习惯、方式、观念来衡量老师。几乎所有的乡村学校老师都出生在农村,通过自身的努力受到了良好教育(基本都是中专毕业),在当地收入稳定,受人尊敬,通常不会自毁名声。每一期里提及的所有老师我都接触过,至少我觉得,老师们非常的善良,对孩子们失学非常痛心。孩子们能得到大家的帮助,老师们由衷地高兴,并愿意承担起管好资助款的责任。而这样方式的助学,使老师们除自己的本职工作外多了工作量和责任,没有任何物质上的报酬却还要多掏手机费多花时间。

  10. 摘录资助人PONY在MSN上对我说的话:内心来讲,我是希望老师有信息反馈的,比如孩子的学习,比如每笔费用用在哪里……但是,从来没跟老师提过,一是因为我的资助毕竟是很小的数目,问老师要明细是不是会让老师心理不舒服,产生信不过的感觉;二是因为,老师毕竟有自己的工作,而且可能被资助的孩子还不少,如果要求提供明细,是增加了老师的工作量……对老师来讲,他们也是在义务的为捐助者、为孩子服务。我们捐助者只是付了点钱,这点钱情感上讲是帮助了孩子,但是实际来讲,是增加了老师的工作量,实际工作都是老师在做。捐助者和孩子,都应该感谢老师……我相信老师的良心……

  11. 每个老师都对每个孩子的受助款的使用作了记录了的。但我不负责查看,我也没查看过。如果朋友们觉得需要查看明细帐,请直接与班主任老师联系,老师们很乐意配合的。

  12. 在你汇款前后,请给我一个电话(或网络通知),告诉我这钱是给某某班某某同学的(如果在你汇款之前已经有其他朋友先汇去给这个同学了,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就可以告诉你这个同学已经有人资助了,另找一个吧),以免有多个朋友汇钱给同一个同学,造成浪费。

  13. 常有朋友问我:“这点钱是不是够(指小学生250元/学期,初中生400元/学期)?我想多汇一些给我资助的孩子可以吗?”我个人认为没必要。小学生250元/学期,初中生400元/学期,是我走访学校多年,结合当地农村生活水准计算出来的一个孩子一学期的吃饭费用(小学生约3元/天,初中生约4元/天)。我们不能按照城市生活水平来衡量我们资助的孩子和家庭的状况,而只能按照当地普遍生活水平来衡量,比如大家都穿解放胶鞋,我们也没必要给他们买耐克,只要给孩子有同等的机会求学就可以了。所以你想给同一孩子多汇一点,还不如再多资助一个孩子呢。

  14. 在公布新一期信息时,通常我不会同时公布每个孩子的照片,而是在孩子得到您的帮助后(收到资助款后)我再去一趟学校拍来照片公布。那是考虑到:一,毕竟我没有100%的把握为孩子找到资助人,万一我拍了照片但却没能使他(她)得到资助,当他(她)看到别的被拍照的同学都收到了钱而自己没有,心灵会有伤害的。二,确实有个别朋友喜欢选择漂亮一些的、干净一些的、机灵一些的孩子来资助,我怕某个孩子因为比较丑或脏而没能得到资助,我会觉得这很不公平:)

  15. 也常有一些热心朋友寄来一些旧衣物旧书籍甚至新买的文具体育用品托我转交到需要的学校去,对此我代表孩子和学校深表感谢。但也有存在的问题——个别朋友把这当作了旧物处理铺了,我整理寄达的旧衣物时,曾经发现过包裹里竟然有吊带背心、高跟鞋、超短裙、怪异时装等根本不适合孩子穿的东西(被我扔进了垃圾筒)。所以请朋友们要寄旧衣物时先考虑一下是否适合孩子穿着,免得浪费邮寄费。

  16.有朋友问,“你能保证这钱是真正、完全的用在孩子身上的吗?”我真不知道我该怎么回答了。这些信息都是我收集和发布的,当然我就在负责和保证的,但是,老实说我真的无法保证的是,我或老师工作上出现失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庆幸的是,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出现过大的错误——比如某笔钱搞丢了或被谁谁私自侵吞了。所以我只有说:信得过你就做做,信不过就还是算了吧。 

  17.有朋友问,为什么不扩大宣传呢,发动更多的人来参加? 老实说,我可不敢弄的太大声:)毕竟我只是个人在做着,没有人专职负责助学一事。由于自己工作也很忙,多家分店要照顾,助学只能是业余做做,那些通讯费、考察费、车费油费等都是自理。只是抽空跑跑山区学校,也没想到要做多大,毕竟自己的本行工作重要,要是自己都失业没钱了,还谈什么帮助别人呢?所以,有时长时间没有新的信息公布,应该是我很忙的缘故,请朋友们多包涵多等待:)

<返回上页>

Copyright © 2007 LAOSH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E-mail:laoshie@hotmail.com 滇ICP备070029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