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疆

 

1996年,我镜头里的新疆(三):沙漠胡杨

                     ——写于2009年

  胡杨,塔克拉玛干沙漠留给我最深印象的生命之物。

  十三年了,戈壁滩上那孤独伫立的胡杨,秋天里那金色如燃烧着的大片胡杨,苍茫中那凄凉倒下的胡杨,阳光下伸展着幼小身肢的胡杨,常如同一幕幕老旧的电影片段,在夜深时分勾起我的回忆,看到胡杨时那种震憾、兴奋、痴迷、沉醉和难过的感觉,依然清晰如昨天。

  在南疆,谈起胡杨,几乎所有人都会说“活着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烂”。有一次我竞然忍不住傻问道:真有千年吗?话一出口便后悔,我哪需要这个答案呀。放眼四周苍茫戈壁沙漠,除了那低矮的红柳、茅草和沙棘,唯有这胡杨伟岸矗立,无不令人为之顽强的生命而赞叹。

  1996年的夏秋,我从库尔勒出发,或坐班车或搭汽车或短途步行,过若羌、且末、民丰、和田、叶城、喀什、阿图什、阿克苏,环绕塔里木盆地整整一圈,其间也从沙漠公路及和田河的干沽河道两次进入塔克拉玛干腹地,乘坐小型飞机穿越沙漠,眼望所及,眼见为实,沙漠腹地是真正的“死亡之海”。

  坐车(各种各样的车,包括拖拉机和驴车),沿着尘士飞扬的沙石公路一路前行,绿洲是一段旅程的暂栖地,而一个绿洲到下一个绿洲间的旅程,经过了开始一两天的兴奋后,就变得枯燥而索然无味了,四处望去,永远是没有尽头的戈壁滩盐碱地和沙丘,永远是一片单调的土黄色。只有胡杨,只有当透过车窗忽然看到或远处或路旁或孤兀或成片的胡杨树,那鲜艳醉人的色彩、孤傲不羁的身影总是令我兴奋令我震撼,如饥者睹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直到胡杨消失在身后的莽荒里。在塔里木河、和田河等有水或曾经有过水的成片区域,更有着大片大片的胡杨,古老而苍伤。

  每年的十月中旬,塔里木的胡杨树就会由浓绿变为金黄,苍茫中如同火焰,似乎将整个沙漠都染成了金色,尤为壮观。而大片大片也许由于失水干燥而死去的胡杨,枝丫突兀,树身绽裂仍不愿倒下,则令我感到死亡的恐惧、痛苦和悲凉,使我喘不过气来……

  去吧……朋友,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他们——沙漠上的胡杨。

 

  秋天的胡杨树

  死亡的胡杨

  夏天的胡杨树。可见地上的白色盐碱

 

返回上页

     
 
Copyright © 2007 LAOSH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E-mail:laoshie@hotmail.com 滇ICP备070029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