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日记(1--17)  文:陶思旋

            ——摘自2006年8月30日 《中国单身女性网》

 

日记1 ——518日,星期三,晴

  没想到到丽江的第一天里所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和情人分手。
  都说丽江是一个艳遇的地方,或许吧,但我没有体会到。
  丽江对于我,只是一个人的丽江。
  上一次来丽江的时候,情人也在丽江,我们都住在古城,隔着一条街,他在前面,我在后面,两个不同的家庭旅店。
  我和要好的几个朋友一起。
  而他,则是和他信誓旦旦已经分手的女友在一起。
  他说那女孩深夜哭着向他求助,他不能不管他。
  为了继续地她,他不敢接听我的电话,不敢回复我的短信,隔了一条窄巷,却像是隔了一个星际,彼此完全是在两个没有往来没有通联的世界里。
  和我同行的一个朋友即将新婚,很幸福的样子,和我们谈他的爱情,他的爱人,说有情人就应该成眷属,没有理由不在一起。
  我对他说,曾经有过一个作家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我知道另外一种更遥远的距离,那就是彼此相爱居住在同一个城市却不能够见面甚至不能够相互联络。
  对方不知道,总还有机会继续做梦,彼此都知道了,却依然只是不能,那才是最彻底的绝望,最彻底的痛,因为你连做梦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硬生生地看着自己的心在绝望中一寸一寸地粉碎凋落。
  朋友很不理解,不懂为什么会这样,不懂既然相爱了为什么不能够在一起,不懂既然爱了为什么不敢说,不敢对那个已经不再相爱的人说拒绝。
  我也不懂。
  我们的世界总是这样单纯,爱就爱了,分就分了,没有那么多的纠缠牵扯。
  而很多都市里的男女不是这样,他们的情感世界总是纠纠缠缠,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想弄得那么清楚。
  我们都不懂。
  在很多人眼里,这个情人应该算是一个成功人士,而且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因为他不止有做得很好的事业,还肯对自己对朋友对家人负责任。
  他的确对他周围所有的人都很负责任,所以他把打盹的时候放在了我这里——我是他的生活中惟一一个不能对他有任何要求而又必须随时为他守侯的人。
  我必须要以温柔的心去倾听他的烦恼,哪怕有的烦恼来源于另外的一个女人;我必须要以长袖善舞的姿态随时出现在他需要我出现的社交场合之中,不管我有多不喜欢多不情愿我都别无选择;我还必须要习惯并接受他的失踪,不能给他打电话也不能主动联络他只能被动地等待他需要我的时候在我面前出现。
  我必须无条件地接受他所有的负情绪,不管让他感到沮丧或者烦恼的是他的工作还是他的家人,我都必须毫无条件地全盘接受,并给予他他想要的体贴和安慰。
  而我却不能对他讲哪怕一句不开心的话。他不允许我在他面前有不开心的表情。我的事业,我的生活,我的一切一切都必须完全依靠我自己去应付。
  分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每次都又输给了他的苦求,听着一个在人前八面威风意气风发的大男人用低沉的声音很悲哀地恳求你留下来,说他有多么多么需要你的温暖你的支持,恐怕多半的女人都会心软下来。
  然而,我毕竟不是神,没有用之不竭的坚强和宽容。
  我曾经用过一个网名,叫我不是你的天使,不可能一辈子餐风露宿等你说爱。那个名字用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几分钟,立刻又被其他名字替换了,因为终究做不到那么势利那么不讲人情。
  这一次的分手却是真的,因为我自己都已经成了不得不过河的泥菩萨。而他,也看到了这个现实。他不忍亲眼目睹我的沉没与消散,所以主动选择了回避。
  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分手,并说会为我祝福。
  一段自以为是的恋情就这样在我抵达丽江这个风传的艳遇之城时很干脆地画上了句号,彻底成了过去。
  丽江是我的爱情终结地。
  没有爱情纠缠的丽江格外显出一分澄明,天湛蓝湛蓝的,风都是海蓝色的清凉。整个的下午都呆在院子里,在阳光和树荫之间往返游移——在阳光下取暖,感觉热了便躲在树荫下,感觉有些凉了,再回到阳光里继续取暖。
  院子里开满了洁白的马蹄莲。
  傍晚的时候用新买的牛肉干逗主人家的两条狗,一条漂亮的牧羊犬叫洋洋,一条胖嘟嘟的小狗叫和尚,和尚个子虽小却很胆大,敢独自跑到街上去闲逛,然后再独自跑回家。有一次和尚在街上玩时被管理处的人抓到了,用绳子拴在院子里,和尚自己咬断绳子还是跑回了主人的家。洋洋个子很大,胆子却很小,从来都不敢独自出门。洋洋还很会撒娇,特别喜欢立起身子,伸出一条前腿让人握着,如同握手一般,还喜欢让人抚摸,像足了一个幸福小女人。如果有客人抚摸了和尚,洋洋还会很不高兴地挤过去,仿佛受宠只是它的专利。好在和尚并不计较,照常地和洋洋追逐嬉闹,颇有些大丈夫的大气和宽容。
  洋洋是女狗,和尚是男狗。
  天黑了,气温很快地降下来,穿两件衣服都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依旧是浑身寒透。想起广州的炎热,立刻对眼下的寒冷有了敬意——不能够身在福中不知福。
  朋友约去逛街,说可以提供羽绒服给我,我问他可有羽绒裤,如果没有,我宁愿躲在被窝里。
  丽江的第一天,就这样痛苦与快乐交织着消磨过去。

日记2

<返回上页>

 

   
Copyright © 2007 LAOSH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E-mail:laoshie@hotmail.com 滇ICP备070029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