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狼毒.驿路客栈

               文:任田

       ——摘自2003年10月23日 新浪娱乐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男人或者女人。

  国庆节的假期对于男人女人只提供两种选择,留在床上或者飘在路上。

  当别的女人选择在厨房里忙碌或者深陷在沙发里涂抹指甲油的时候,我背着一只50升的日高大背包,怀揣着一张价值近两千元的双程机票,假模三道地武装起冲锋衣裤、戴上防紫外线雪镜,轰轰烈烈地云南行去。

  你以为我终将飘零在人迹罕至的山间小路上,其实我比任何人都会寻找蕴涵在野性外壳下的温柔一吻。壮游途中,也许同一辆车的人追求的是雪山啊青草啊美丽的喇嘛庙啊;可我更看重的,是幽幽古城一个花香四溢的热水澡,皑皑雪山客栈一张热腾腾的白面粑粑,鲜红欲燃狼毒花丛中一张雪白柔软的床。

  在云南,背包客们终将殊途同归。你看你的景,我住我的店。

  行到水尽自己套被单,坐看五只狗嬉笑打闹——在丽江老谢国际青年旅舍

  从昆明到丽江的卧铺大巴上下来,平日里颇有几分姿色的我成了一个蓬头垢面一瘸一拐的疯婆,正要发作,发现其他女乘客的尊容也差不多,于是得过且过,心理极其平衡地沿着丽江古城路旁清冽的溪水溯游而上,据说这样可以找到住宿的地方。

  时间是9月28日清晨,两旁当地人的热情招呼昭示了一个可喜的事实:国庆黄金周的怒潮尽管铁蹄临近但还毕竟没有席卷到这个优美静谧的小镇。果然,在一阵走错了路的短暂的迷乱之后,我们5个人终于找到了自助游背包客们最中意的天堂——老谢国际青年旅舍,每张床位15元。不过门口负责开票的小姑娘暗示,明天就会涨到30元,待到国庆黄金周正式开始,每张床80元也供不应求。后来我们在中甸时打听过这边的情况,她说的是实话。

  来之前,我在网上浏览了许多关于丽江住宿的情况,老谢国际青年旅舍是最受推崇的一家,不仅是因为这里价钱公道整洁干净老板娘秀色可餐,更有散发着森林气息的木桌木椅和双层木床令你梦回学生时代。一间奔跑着老板娘五条活泼过头的狗儿的咖啡厅内氤氲生烟:麻绳随意地吊着竹灯,艳红的绣球花就开在手边,5块钱一小时的因特网随便上,小资最爱的《新周刊》和图片丰富的《国家地理》用麻绳和钉子挂在木版墙上……有些不爱学习的人看狗儿打架不耐烦了,纷纷踱上三楼的小阳台坐着去,在长满了新鲜小蘑菇的树墩子上靠靠,啥都没想便可见到半个丽江城的鸦鸦屋顶和皑皑的玉龙雪山。常有微风拂过,斑斓的蝴蝶飞过,高原紫外线公平地逐一掠过悬挂在庭院铁丝上各国青年的内裤,男女无欺。记得网上常有“好色”之徒,借回忆狗儿的音容笑貌和茁壮长势,来抒发对老板娘的单相思之情。不过,经我实地考察,除了老板娘的五只狗外(其中含一只斑点狗),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混杂着一只半黑不灰的猫,它们成日价拉朋结党,共同进退,在大块彩石铺就的古老街道上呼啸而过,挥霍青春。

  青年旅馆最善解人意的地方就在于它永远供应白雾腾腾的热水,烫得你咿咿呀呀,仿佛大研纳西古乐;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城中的女人们常常要站在冰凉的溪水里洗白色的被单,仿佛爱劳动的西施。每个住宿者分到钥匙之后就可领到一套干净的床单被罩,但需要让大家亲手套上,虽然有时会嫌烦但毕竟令人放心。我们共有5个人,却以5张床的代价开了一个6人间,剩下的一张床当作行李床,和大学宿舍一般无二。每张床头有一盏明亮的小马灯,玩回来洗完热水燥往被窝里一钻,打个饱嗝都充满酥油茶醇厚的奶香,不久就可以鼾声大作,在梦中驰骋在开满狼毒花的红色草原。

  …………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