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荡滇西北-飞来寺/维西/丽江,澜沧江河谷行

               文/图:马户儿 2007年6月

    ——摘自马户儿的个人博客 http://www.blog.163.com/gxnn.lifan/

 

  在丽江名驴谢“叔叔”的带领下,坐着他的4500,离开飞来寺沿着澜沧江河谷奔向维西傈僳族自治县。

  旅行,对我这个不太用脑的人来说,大多就是走走、看看,但走过,再加上一个好的引导,还是能把一些抽象的地理名词变成具体的感受的,比如“三江并流”,而谢“叔叔”就是这么个好引导。

  从中甸到德钦,由南向北,我们走的是云岭白马雪山的东坡,右边是滚滚黄流的金沙江,而由德钦往维西,由北向南,走的是白马雪山的西坡,右边变成了澜沧江,在澜沧江右边的他念他翁山脉和怒山山脉的另一侧,是怒江,三条大江就这么并行着由北向南滚滚奔流,是的,是向南流,而非我们习以为常的“一江春水向东流”。

  澜沧江一路奔流,在绵绵群山中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拐湾,有时,又把山峰切成如刀一样。

  这是一条自然风光变化明显、民族风情浓厚、历史久远的公路:德钦地界以藏民房为主,河谷狭窄,多为盘山公路,不时看到塌方痕迹和碎石滚落,梅里雪山大转山的起点羊咱就在这里,向右穿过一排低矮的平房,跨过澜沧江上的吊桥,就可以开始神圣的转山之路。

  这里还有100多年历史的茨中教堂,听着蝉鸣找到掩映在绿油油葡萄林中的教堂,这是一个汉、藏、西方三种风格混合的建筑,藏式风格的教堂顶上的钟楼,是汉式的凉亭,而整个建筑的窗框、外墙的装饰,则是西式的,登上钟楼远眺,一片江南的田园景色,当然这里还有著名的茨中红酒。

  进入维西地界,植物逐渐丰富,河谷也变得开阔平整,建筑也从厚重的藏式民房变成通透的杆栏式傈僳族民居,层层叠叠依山而建。

  在这里,过江要依靠溜索,平行的两根铁索两头高低不同,往来的居民把自备的铁制工具挂在铁索上,哗的一声,从滚滚的黄流上滑过,还没等我这个初次看到的回过神了,已经轻巧地到达对岸。

  

  第二天,出发时,出现了一点小状况,4500的左前轮不知怎的,瘪个一干二净,昨晚才弄了新式无发头型,畅快的喝了一轮茶,一直心情爽爽的谢“叔叔”压低嗓门狂喊了两声“S!S!”才回过神来,补吧,折腾了快两小时,终于把车轮弄好。

  不停的变换修车铺,让我们领略维西司机的车技,维西是一个山城,全城上坡,所以这里的司机练就一手半坡起步的绝活,根本不需要半放离合轰油,轻松的加油换

档,车子就呼呼的继续爬坡了。

  谢“叔叔”不愧是丽江名驴,不仅熟悉这条路上的每一个乡镇、每一个景点、每一个典故,还熟悉这条路上的人家,时间一到,才问清我们不需要停车吃饭,就立马掏出电话联系好下一站的人家准备,半个多小时后,不算太饿的我们已经坐在火炉边,喝着了浓浓的酥油茶,跟这样的友出行,实在是一种享受,但也不可避免的养成事不过脑的毛病。

  出维西县城不久,转转又转回金沙江畔,景色也从高原草甸、小河潺潺、树影婆娑变成阳光强烈、岩壁突兀,维西与丽江交界的居然是两县的塔城,当然,维西的塔城才更有名,是著名的勒巴舞之乡。

  经过著名的石鼓镇,从长江第一湾边划过,远眺玉龙和哈巴两座雪山,拉市海的一顿丰盛的纳西午餐,我又来到了丽江,一头扎进了谢“叔叔”的车马店里,第二次到丽江。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