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白.橙-游曳滇西北

              文:老羊 2005年5月  ——摘自老羊的E-mail

 

蓝莲花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地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地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很少有一首歌,第一句就很好听。《蓝莲花》便是这样一首歌。打开老谢的4500里的音响,每次听,许巍自顾自的略显单薄任性的唱出的第一句就这么好听。

  很少有一个地方,第一眼很好看,第二眼也很好看,第三眼便让我有留下来躺下来住下来不再往前走的念头。泸沽湖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我总是说,喜欢女人如湖,男人如海。女人如湖般波澜不惊婉转动人,男人如海般容纳百川胸怀广阔。泸沽湖就是我喜爱的女子。

  “高山湖泊是山的一滴眼泪”,看到了群山环抱中的泸沽湖,我嘴边不由轻吐出这句话。无论是天晴天雨无论有风无风无论黑天白天阳光星空,她都是这样宁静、沉静、安详和优美,一任周围的嘈杂和星移斗转。仿佛它生来便是这样的宁静,我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她:波澜不惊,婉转动人。

  如果有个女人被夸做“婉转如湖”,她的眼波流转温婉动人一定足以消融任何冰雪的心,她的坚毅沉着处变不惊一定足以镇定任何躁动和不安。天是望不尽的蓝,云是丝絮般的柔绵,青黛色的是环绕的山,金色的是阳光的闪烁和划船人黝黑健康的皮肤。而湖水,而这湖水……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来描述……她是那么的美,真好看哪。云的影子投影在山上,山的影子投影在湖里,一切都这么自然和谐,理所当然,亘古不变。

  呵呵,男人,在这一刻仿佛“俗物”。有趣的是,在泸沽湖一连几日看到的男人要么是在太阳下嗑个瓜子,要么在星空下肆无忌惮口若悬河……听说这里的男人没有什么地位,但生活闲适不用干活。听说摩梭人属康巴人种,康巴汉子面容棱角分明身材挺拔俊朗,是中国气质最阳刚的男子之一,我在这还真没觉得,五官尚可但不大气。倒是后来在飞来寺旁遇见几个从泸沽湖往西藏的摩梭青年男子,看起来真的是阳光和阳刚,可惜没有交流,点头微笑然后错过然后唏嘘遗憾不已,此是后话。

  难怪泸沽湖畔的摩梭是个女儿国。

  果然泸沽湖畔的摩梭是个女儿国。

  只有泸沽湖才能孕育这个女儿的国度。

  坐在湖边的石头上,盯着清澈的湖水,小心翼翼将脚放入水中,生怕惊动湖里的精灵,仰头,一任北纬25度的阳光肆意照在我的脸上。爱情,忽然很想和泸沽湖谈一场恋爱,轰轰烈烈,缠绵悱恻。我想,想这天地间的精灵,紧紧缠绕我的身体,释放我渴望自由的心。

  落水看去的湖水青,里格看去的湖水清,尼赛看去的湖水蓝,最蓝的莫过于那个叫杨二车娜姆的摩梭女子盖别墅的位置看去的湖水。我们追捧着这些流传的所谓小TIPS,来了,呵呵,来了。到了泸沽湖,发现是多么的可笑。青与清,蓝与最蓝,这些都是泸沽湖的格姆女神用来魅惑那些傻小子的,就象美女穿的不同的衣服。真正最美的,令人眩晕和迷醉的,是美女本身。

  深就是浅,浅即是深。

 

两天

还是飞不起来
依然需要等待
你就这样离开
带着所有伤害
秋天还是秋天
依然美丽凄凉
还是飘飘荡荡
依然充满幻想

我想飞还是飞不起来
我想飞在每个想你的秋天
我想飞在歌声响起的夜晚

我看到我的身边
他们都比我美
我看到我的身后
时间都已枯萎
我想起昨天
曾吻遍的身体
我想起从我身边
再次出走的你

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
一天用来出生
一天用来死亡
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
一天用来希望
一天用来绝望
我只有两天
每天都在幻想
一天用来想你
一天用来想我
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
一天用来路过
另一天还是路过
哦.........

  丽江-中甸-德钦-飞来寺,我来看雪山了,我朝圣。飞来寺-奔子栏-中甸-丽江,我从雪山回来了,如果这也能称得上朝圣归来的话。

  坐着老谢的4500,4天6人900公里,1天用来路过,1天用来路过,另1天还是路过,再1天仍是路过。我们总是路过,我们全是路过,因为,我本就是个过客。

  214国道,滇藏公路上山下坡盘旋,绵延的群山深谷,仿佛没有有尽头,翻过一座山又是一座山扑面而来,5月初的香格里拉大峡谷冰雪已大多消融,草还没太泛青,山上的颜色不是那么鲜亮。据说藏族人还有黑彝人喜欢住在山的高处,我想,他们也许比生活在别处的人更加希望靠近神灵,人在这样高山深峡的山脚下会越加感觉自身的渺小,对大自然有敬畏。有一秒钟,我都感到绝望,深怕永远走不出去的绝望和对未知的恐惧,山间公路上,盘山,转过一个弯,再转过一个弯,看到和先前一样的风景,仿佛螺旋,永远的螺旋。当螺旋终于到顶,于是我们开始了走一座新的山,一个新的螺旋。我仿佛已经厌倦。只有司机把着方向盘,在不停盘桓一个个左拐接右拐的急转弯中顺势左右舞动着腰身夸张的调整着身体重心,好象在体会摩托车手弯道时的动作,好象在舞蹈。仿佛是游戏。也许这才叫做“好玩”。

  我知道我是要来看雪山的。那是一个梦想,也许潜意识里,那是一个与他有关的梦想,至少是一个因他而起的梦想。曾很多次设想过自己看到雪山时的情景,以为自己会深深折服,以为自己会在神山面前屏膝屈膝,甚至以为会用整个身体亲吻冰冷的大地。没想到,却是意想不到的平静。第一眼看到云遮雾绕的太子13峰时有点蒙,哦,这就是雪山吗,世界上最美的雪山吗?待云雾渐渐散去,可以看见3、4座山峰了,哦,这就是雪山了。白色的,苍茫天地的白色。白色,是最单纯的颜色,也是最复杂的颜色,白光那是7色光的总和。所以雪山是白色的。主峰一直遮着面纱,很多人支着长枪短炮,无数眼睛焦急期盼着,我却仿佛还没有从白茫雪山巨大的山风中醒过来,呵呵,我晕风了。次日早上睡过了,一如既往的没有看日出,匆忙间下楼洗漱,刷牙间无意抬头,哎呀,那不就是传说中的日照金山吗!真的是和图片中看到的一样,虽然神山的主峰依然害羞,但他美丽的妻子面慈姆峰和五冠峰坦然沐浴在金色晨曦中,壮丽而不失去秀美。趿着拖鞋到观景的公路边,呆了一会,雪山啊,你知道我来了,我知道我离你很近了,我已经在你胸前,这就足够了,看不到真容,心里没有感到什么遗憾。随意丢了一把松枝到白塔中,煨起桑烟,给远方的家人,祝他们一切好;然后观察那些摄影爱好者和他们的设备——老羊一向对机器感兴趣的——然后与前夜一同在酒吧的火炉前坐过,相视一笑却未说过话的摩梭小伙颌首招呼,他们已经收拾好行装要出发了;然后后一个穿着羽绒服守侯了一早上的摄影者搭话,看了他拍的片子,胡乱评论一通,然后上楼换鞋收拾行李出发离去。如此而已,这便是我的雪山。

  山风,可是山风,我晕风了。不得不说我晕的这山风,它没有在我的计划中,它不期而至。它带来了他。这次出行我没有带任何一件与他有关的东西,但当4292白茫雪山垭口巨大的山风包裹我挟持我使我仿佛将要飞翔时,我的心里填满的都是他,顶着风,努力向前走,走到山的更前端,希望更大的风,希望“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高原雄鹰,5000M起飞时吹到的是与这相仿的风吗,6750M背过身时吹到的是与这相仿的风吗。看到雾里的雪山我再次无法抑制情绪再次为他不能自已,只想自己一个人孤独,一个人寂寞,一个人狂欢,为他泣不成声,为他失态,为他轻狂,为自己奋不顾身声嘶力竭仿佛飞蛾扑火的爱情,自己感动着自己……。

  狂躁后可能就是平静,这符合总能量守恒的定律。

  那夜,北京时间近22点,天黑透了,已到了山那边的月亮为卡瓦博格勾勒出一个轮廓,线条流畅仿佛逆光下的剪影,巍峨庄严雄伟而神秘,张开手臂和宽广的胸怀,做有凤来仪式,隐约可见终年不化的皑皑积雪和长长的冰舌。空旷深邃的山间很容易就吞噬了周围酒吧客栈的喧闹,四周宁静,我心平静。夜空下不远处星星点点闪烁的灯火,那是山脚下澜沧江边的小村落。想起了家乡,想起了小时候念书时,晚自习逃课爬上学校的后山,看到山下的灯火,觉得自己居住的这个小城原来这么好看。只是那里的风,没有这么大。我也想起了西山,看着那条太湖边的公路,并肩星空下涌起的兄弟一样平和踏实的感觉。

  近就是远,远就是近。

 

曾经的你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
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
曾让你遍体鳞伤
dilililidilililidada
dilililidilililidada
dilililidilililidada
走在勇往直前的路上
dilililidilililidada
dilililidilililidada
dilililidilililidada
有难过也有精彩
每一刻难过的时候
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
有多少正在疗伤
dilililidilililidada
dilililidilililidada
dilililidilililidada
不知多少孤独的夜晚
dilililidilililidada
dilililidilililidada
dilililidilililidada
从昨夜酒醉醒来
每一刻难过的时候
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
有多少正在醒来
让我们干了这杯酒
好男儿胸怀象大海
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
这笑容温暖纯真
每一刻难过的时候
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
有多少正在醒来
让我们干了这杯酒
好男儿胸怀象大海
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
这笑容温暖纯真

  粘贴这首歌的时候不禁笑了。以前没有注意到它有这么多的DIDIDADA,乍一看,就想起李纹在《自娱自乐》中搞笑,唱自己那首著名的《DIDADI》,穿得花枝招展,和尚念经般大声吟唱“DIDADI,DIDADI,DIDA DIDADIDADI”哈哈

  就象《丽江的柔软时光》,据说是丽江宝典,一部从内容到装帧都典型小资的书,小资必读,据说能看得人温情的不得了,那颗都市中磨砺得日渐坚硬心会在不经意间柔软云云。可是我在某个中午大太阳下,躲进四方街边一家小书店,蹲在角落里,翻看了这本当地著名的小资书,看着看着却忽然笑出来。太搞笑。这书摸上去确实有柔软的触觉,文字间罗列万千追求细节图片多满足读图时代的要求仿佛能当丽江的LP使用,其实……,嘿嘿,我看了只有一个感觉,一碗青菜肉丝面打无数灯光用NIKON相机拍得那个叫有白有绿,回去再PS一下,得,就是时尚媒体美食版的“每周食尚”拉;如果一定要我说出另外一个比喻,那只能是好比演员练基本功,硬要把“宫爆鸡丁,麻婆豆腐、青菜烧蘑菇”念得叫一个声泪俱下呀。看得我头脑一热,小白领的钱果然好赚,人傻钱多,速来丽江开个小馆小店小客栈,准能赚钱。到背荫处一细想,还是算了吧,揣着聪明装糊涂的人多呢,不然古城也不会有上百家客栈,6000多家店铺,福建的江浙的四川的甚至东北的客商多呢。我们通常读到的某MM在丽江与某GG邂逅,2情相悦,遂在丽江开个小店,从此过上幸福生活的故事,在这里也只是曾经发生过的一个个故事而已,那些扎下根来的,是在丽江实实在在认认真真做生意的人,老羊是真的敬仰他们的:住过的2个客栈的老板,问过路的穿珠子卖首饰的老板娘,一边给客人量尺寸改裙子一边桌上摆着关于胎教知识书的女子……一样的生活,努力认真,在这不一样的地方。

  我也爱丽江,只因我是个极爱鱼与熊掌兼得的人,丽江好,好在一脚之内是有花草的纳西小院,一脚之外是夜夜笙歌的热闹,走出几步就有真的大自然,险峻明朗就在贴隔壁,从亚热带潮湿的河谷地到雪山冰川全都是抬脚就到。听起来比那些“世界之窗”、“民族村”都方便。至于人民是否淳朴,不是由逗留1-2夜的游客说了算的,那些表面现象根本不重要。有朋友用一句颇有些恶毒的话,总结了一部分人对古城包括对所有旅游景点的期望:“他们理想中的是环境干净的泥地边长着小草小花,农家养的猪啊牛啊闲庭信步但不能长屁眼。人民淳朴个个笑的象250,动不动就拉游客进家大吃大喝,碗筷是一次性的”

  我还爱丽江,丽江是包容,是睿智,是从容和融合。雪山与杨柳丝绦相映,小河潺潺流水声同高原姑娘大嗓门无论什么类型的歌都能唱成气势夺人状的对歌声相和,东巴文化与流行的几米的画并排挂在墙上。古城有给你看给你把玩给你消费的雅致、庸懒或嘈杂,也有我背着背篓天天走过生活过的石板路巷子深处的小院,游人你玩你的,丽江人我活我的。四方街中央的“打跳”,让你我一起热闹起来!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高原的明朗开阔滋养了当地人,也滋润了想成为当地人的人。山道上给游客牵马上山的孩子,14、5岁的光景,自信从容赶着马,笑起来有洁白的牙齿。没有搭载游客的时候,偶然听到他们唱歌“她对我说不爱我,因为我是个没有钱的人,城市的酒吧里,什么酒都有,就是没有我的青稞酒”,一点点不满足但是不忧伤,听起来反而有种向上的感觉,一种不张扬的朝气和平和的神情。(那句掠过耳边的歌旋律流畅,听歌词好象是当地歌手自创的,蛮有趣。回来后特意去GOOGLE了,还真找到了几个比较接近的,都号称是自己创作的,下载了一个)

  行车在路边,或走在小县城的街道上,不时会看见着红衣的喇嘛,他们闲散着走着,或是三两地立在坐在路上,最使我惊讶的是,在中甸古城一家人很少的小酒吧中竟看见一位着僧衣的喇嘛在和桌对面的一女子摆弄一幅扑克,我偷眼望去,身材壮硕,虽有些世俗气,却不委琐。待到了寺庙里,仍然看到的是僧人3322地坐在墙根晒太阳或躲个荫头,即使在大殿里念经的僧人也不似中原的和尚正襟危坐,他斜靠着,有些随性有些浑然忘我的样子。据说密宗有一种散坐的修行方式。我不懂得密宗的修炼法,但我想,做为佛教的一个分支,藏传佛教发展至此,和这里的自然环境、人民的脾气禀性是有必然的关系的。没有宝相庄严,不足够肃穆,但显密修为从来没有高下之分。

  要离开了,腻在车马店里等夜班的大巴,手边的书翻开了很久没有翻过几页。店主老谢走来翻起我的书名,那是一本研究东巴文化的书,他笑了“你还就是一个游客呀”我笑着辩白“不,我是一个过客”。

  去就是回,回就是去。哪里是我心灵的故乡。也许我注定是要行走在路上的,我终究是个过客。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