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 心

               文:吴蔚

       ——摘自2001年1月15日 《21世纪经济报道》

  如果要介绍开心,用古龙写法可能是这样的:
  “开心不开心,一点也不。
  开心刚刚挨了一顿打,趴在地上,眼中有泪。
  开心是一条狗的名字。”
  开心的主人是丽江青年旅舍的店主老谢。那天下午,我去青年旅舍是为了上网,青年旅舍提供用163拨号上网的电脑,这在普遍用169拨号上网的丽江算是高速网络了。
  一进青年旅舍的门,就是一条木板铺成的走廊,走在上面有空空的声音。我走进青年旅舍,看见一只小狗正憨态可掬地在院子里弹来弹去,像刚刚开始走路的小家伙一样,步子一点都不稳,却压抑不住活泼的性子。小狗见有生人进来,却也不怕,晃悠着大脑袋挨过来。
  我问老谢这只狗有没有名字,老谢说它刚生下来不够一个月,正式的名字还没起,暂时先叫作“开心”。
  我上网的时候,开心就在我脚下蹭来蹭去,脑袋一个劲往上抬,一双黑眼珠子贼兮兮的乱转。而我却最怕跟动物进行亲密接触,所以脱掉鞋子,光脚蹲在椅子上,一边上网一边喝茶,很是辛苦。
  门口的木板走廊上又响起一阵脚步声,进来四五个人。其中一个明显与众不同,油光的头发稀疏地整齐着列在头顶上,反光的西装在阳光下显得特别醒目,腋下还夹着一个鼓鼓的小黑包,这种气度,哪怕放在火车站广场上也能马上被辨认出是领导,其他人尊敬地称呼他“王处长”。
  领导正在对青年旅舍的招牌发表高见:“他们的牌子写错了!旅馆,英文应该是‘Hotel’嘛,居然写成了‘Hostel’!这些小地方呀,没文化!”其它人立刻对领导的英明和博学表现出应有的敬意。偏生这个时候,开心也把蹲在椅子上的我撂在一边,跑过去凑热闹,窜到领导脚下猛蹭。
  领导大怒:“谁养的狗?一点教养也没有!”,一面说一面飞起一脚,把开心踢出一丈开外。
  领导的雅兴受到影响,气鼓鼓地带着人走了。
  开心挨了打,脑袋和四肢软软地摊在地上,小脑袋拼命想抬起来。我出门的时候,很想不看它的眼睛,很想。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