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自己当外人——青年旅馆之“老谢车马”

               作者:炮_弹

    ——摘自2001年8月15日“新浪驴坛”(http://bbs.bj.sina.com.cn/)

  青年旅舍的味道与众不同,有一点点家的感觉,而且是那种老妈不在家的感觉,我也从来不把自己当外人,当然旅馆的老板们不这么认为,他们谁都没让我到旅馆的财务室去参观参观。

  从西藏出来经过的城市一座比一座大,在山上第一眼看到丽江的时候,脑袋里的肥皂泡毫不犹豫的碎了,好大的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啊!沮丧的走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红等停,绿灯行,感觉背包从来没有过的沉重,怀着最后的希望走到丽江古城入口,我看到了熙熙攘攘的钱包,闻到了浓浓的各种货币的香味,我的硕大的脏背包不时刮碰到那些漂亮的小钱包,各种口音的唾沫向我砸来,只好退出来,等到天有点黑、包包有点少的时候,我才穿过无数的酒吧餐馆商店旅店跌跌撞撞地闯进了老谢车马店。这一路上我已经快速地调整好心态,我的心情脱掉冲锋衣穿上T恤,没有人在丽江这个大酒吧里自虐。

  从那个带着甜甜微笑、神态顽皮的小姑娘手里接过雪白的床单被罩,突然想起电影里囚犯手捧床单进牢房的场面,不过这个监狱还算干净舒服,床板比我家里的还要温柔,卫生间的手纸质地一流,有带锁的私人柜子,有好使的电吹风,有方便的留言板,有出租的自行车,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可以放风的院子,还有一个不小不大的活动室,活动室里有几书架的书,有两台可以上网的电脑,有一堆可以吃饭喝酒的桌子椅子,有一条喜欢让我搔它肚皮的小狗,还有一只喜欢趴在客人身上的懒猫,窗下是一条小河,小河边是一块菜地,菜地里什么也没有,据说是种子的问题。我这么详细的描写这个监狱,那个叫老谢的人应该感谢我,事实上我找了他好几次,都说出去玩了,后来我在任点的小店里瞎侃的时候,看见一个斯斯文文的靓仔带着一个姑娘从门前路过,那个姑娘是我隔壁牢房的难友,我跟她打招呼,正准备跟她讲点监狱的坏话,任点及时地告诉我这个貌似文化的人就是监狱长阁下,原来他正在免费义务无偿的给我的女性难友做导游,哎!难怪他这么忙!

  提起我的难友,有一位特别有趣,我问他是干什么的,他答:搞艺术的,我就不敢再问了,然后他就跟我推荐泸沽湖,当着一群女难友和女看守的面跟我大谈如何如何走婚,他奶奶的我正准备去那儿呢,让他这么一说我还怎么好意思出门啊,好象就是奔这个去的似的,那几个古灵精怪的女看守都是泸沽湖边来的摩梭姑娘,平时跟我就没大没小的,我出发去泸沽湖的时候她们唧唧喳喳挤眉弄眼的,等我回来的时候有个丫头一脸坏笑地问我:“走婚了吗?”,说实话绕泸沽湖走了一圈,还真有点发昏……

  我出狱的时候不知为什么,还真有那么一点点舍不得,如果这里真是一座监狱的话,那我也宁愿搞一回艺术,顶多被判个无期徒刑吧!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