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力量

               文:佚名

       ——摘自2001年11月 新浪旅游论坛

  丽江是个糟糕的地方。

  它让人意志消沉,无所事事。

  一个丽江的本地人讲起几年前的大地震,说震后许多房子倒塌,无家可归的人们住在临时的简易帐篷里。但痛失家园并没能使他们更长久地悲伤和担忧,没过几天,这些人就开始聚在帐篷里吃火锅、打麻将。

  这是丽江的慵懒和平和,像一块沼泽,让外乡人陷在这慵懒中,无法自拔也不愿自拔。

  住的那家车马店的老板是杭州人,到过很多地方,干过很多职业,想必也曾是个有志青年。有志青年到丽江开了个青年旅馆,每天抱着一部手提电脑坐在河边上网聊天,OICQ的聊友来来往往,他也忙得不亦乐乎,偶而抬起头看看小河对岸的那块菜地,他说:黄瓜该搭架子了。

  几天后,他果然率领着几个服务员在那块方圆5平方米的菜地上干起了农活。

  丽江有种奇怪的力量,它能让人每天什么都不干,而且一点都不觉得无聊。就在那巴掌大点的古城里转来转去,转到连街边商铺里的售货员都认识你的时候,还是没逛厌。

  在大理的MCA旅馆认识了一个日本女孩,叫山田美保子,在日语里的发音是MIHU,我很快就记住了这个名字,因为音译成汉语就是迷糊,用来形容她的状态很贴切。

  我们在大理告别,像与许多在路上萍水相逢的人一样,象征性地互留E-mail,其实谁也没打算再见谁。之后我去了中甸和德钦,她直接到丽江。五天后我们又在丽江的古城相遇,在那儿的四天里,N次在古城的某个角落里看见她一个人在漫无目的地闲逛。我再去虎跳峡,五天,回到丽江,走进车马店第一眼就看到她那件蓝白条相间的衬衣,我惊叫了一声:Why are you still here?

  我问好,你听过纳西古乐吗?她说没有;去过黑龙潭吗?她摇头;去看过白沙壁画吗?她反问一句:白沙在哪?

  我说那你在这里这么多天都在干吗?她瞪着一双无知的大眼睛,迷茫地回答:I don’t know.

  在丽江,这样的人多之又多,除了那些跟在小旗小喇叭后面戴着某某旅行社难看的棒球帽的,走在古城里,不时从对面过来一个看着特眼熟的人。

  等我要离开丽江的时候,扳着指头算算,我在这里居然也已经住了12天,而这12天里的成就是写了1000个字的日记和看了半本小说。

  丽江让人消沉的原因,除了那种平静,还有物价便宜,这很重要。一碗米线3块钱,车马店里一瓶啤酒6块,现煮的云南咖啡5块,一杯3块钱的绿茶,可以在河边喝上一整天。一个足够一个人吃饱的PIZZA12块,贵的店里也只有18块,在我看来,那味道要比PIZZAHUT好得多。

  如果你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丽江一定是个好地方。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