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金沙江,梓里—太极徒步功略*

     ——写于2003年5月

 

<一>

  梓里--太极,滇西北沿金沙江峡谷的又一条徒步线路。

  为什么要徒步?没公路没车,却又想走走别人没到过的地方,看看别人看不到的风光,就只有一个办法--徒步。其实“徒步”是近些年开始流行的一个时髦词语,如果我回家对我老爸说,在山沟里长大的我老爸肯定不以为然:什么徒步,不就是走走山路嘛。

  在滇西北,虎跳峡的徒步、宝山石头城--永宁(泸沽湖)的徒步也都是金沙江峡谷的徒步。而梓里和太极,两个相距约七八十公里的江边村落,将我此次沿金沙江徒步的又一条新路线连接了起来。
  即使在外人(游客模样的外人)中,梓里--太极的徒步我也不是第一个。至少我也是听说有人走过这条路,才一直想着要走一趟看看--想了已经有一年多了。
  几乎找不到有关这线路的任何徒步资料,也没听任何人说曾实际走过全程。竭力向我推荐此路线的“老磨房”的PITER曾经到过这一带,却也不是全程徒步。所以出发前,我脑子里只是几个地名:梓里、太极、永安、秀美……

  乘着这“非典”时期,旅馆关门,时间大把,只要是滇西北去哪儿都成,多少天都无所谓,于是决定走一趟这线路了。一起出发的还有一个老朋友老猪(48岁)和一个小朋友小J(23岁),共三人。

  我就流水帐般做个吃住行记录吧,以便也有计划徒步这路线的驴友有个参考。




      第一天(5月25日):丽江—金安桥—梓里—永安—下永华


  懒懒的,想着到哪里算哪里,三人起床并不早。丽江—永胜班车半小时一趟,多的很,票只需买到金安桥,票价每人8元。
  凭经验,走的是金沙江河谷,炎热,衣服不必多,所以衣着就是快干衬衣、背心、可脱卸快干裤、厚袜子、登山鞋、遮阳帽。每人一个小背囊,装的都只是要换洗的内衣裤、头灯、一大瓶水、两三块压缩饼干;怕途中下雨,我包里还塞进了冲锋衣,当然还有两套相机。

  11:30的班车从丽江出发,行去永胜方向的公路约50公里,约一个半小时,抵横跨金沙江上的金安桥,海拔也从丽江的2400米降为1450米。
  金安桥是一座建于七十年代初的钢筋混凝土公路桥。在这桥修建以前,永胜宁蒗等地人想去地区行署所在地丽江,必须先坐车到下关,再从下关走214国道抵达丽江,需时两天。现在的金安桥也是游人从攀枝花到丽江的必经之地。
  从桥东离开公路折向南,江边有一条坑洼的土石路,相必就是去梓里的路了。可没有任何车辆可搭可租。一打听,说等等看吧,应该有农用车。等到啥时候呀,三人还是决定走吧,途中有车就招手搭了。结果这一走,就走到了10公里外的梓里。

  13:20开始步行。河谷炎热,简易公路也越绕越高。超近路,攀山径,穿过路上的第一个村子高美村(1620米),已是到梓里的一半路程。再继续前行,绕过两个山岗,梓里村就在眼前了。此时却有拉货的车路过——还搭它干吗,我们都已经到达了。
  15:50,一行三人抵达梓里(1850米)。休息,午餐——每人一碗鸡蛋面而已。
  梓里号称古镇,粗略一观,我可不觉得有多少古老的东东。普普通通的村子,沿大路(也算是街了)几间简易的铺子开着门,售卖着日常百货,也有着两三家小吃店。
  也许是没赶上“街市”。梓里村每月逢1、逢6日为集日,这是个多民族相融合的集市,从街边搭设的长长的空货架来看,临街市日,想必是喧哗闹热,绵延近千米。

  金沙江在村子的脚下蜿蜒。梓里村西公路边有一条古驿道,顺江坡盘旋而下至江边,近一小时,可到梓里桥,当地人叫“金龙桥”。
  如果说塔城铁桥曾经是万里长江上建造最早的铁桥,那么,这座金沙江上的铁链桥,则是万里长江上现存最古(建于清代)并仍被使用的一座铁链桥。
  有资料称,这个桥由18根粗大铁链悬系两岸,上铺木板,每根铁链都是由500余只大铁环扣成,每只铁环重达4公斤多。据说建桥时,每匹骡子只能驮6只铁环,铁环全部驮到江边后,再用炉火加热并手工煅成大铁链。对于一个偏远之地,这个工程非常浩大。
  梓里到金龙桥需徒步来回,两地海拔落差约400米。想着来回一趟起码需要两个多小时,我们只好远远地眺望一下这古桥了。

  简易公路还可以通到永安。但是仍然没有车可搭。16:30,三人又继续出发徒步区永安。
  梓里到永安七公里。路较平坦,缓缓上升——这平坦只是相对于步行,如果你租小车走在这路上,相信司机会要求你加钱了,坎坷的很。一个半小时后,我们抵达了永安(1950米)。

  永安,和梓里一样,永胜县大安乡的一个村子。公路到这里就结束了。太阳已经挂在西边的山梁上。前方的路况一无所知,三人琢磨着继续走还是就在永安找住宿。
  路遇一个小卖部,实在也没什么东西卖,一人一瓶啤酒解渴吧,随便也就向店主打探前方的路了。
  休息了半个小时,还是决定乘着天黑前的近两小时继续行走,到7公里远的下一个村子再入住。

  18:30出发,窜村走坝,翻山越岭,终于在两个小时后抵达了下永华村。正好天色已暗。
  住哪家呢?三人又发愁。想通常村长家条件不错,我决定就找村长家住去!在村人的指点下,拐弯抹角终于寻到了和村长家。说明来意,想借宿一晚,当然,付钱的。
  村长也客气,满口答应。我也就不客气了,试探着说还没吃饭,想弄个鸡吃吃。谁知村长说正好杀了鸡已经在炖着了。原来这几天正农忙,加上当天正是周末,村长那在乡里念初中的一对儿女也回了家,准备着丰盛的晚餐呢。
  围着火塘,喝着村长家自酿的白酒,吃着丰盛的菜肴(其实仍然是简单的,共7、8个人,就炖鸡、白菜炒腊肉、炒鸡蛋三大盆菜),主食是米饭和粑粑一起上。
  酒足饭饱,“洗洗睡吧”。村长带我们三人到房间,不错,每人有一张床。走了大半天的路,三人随即入梦了。




         第二天:下永华--秀美--大岩湾--安静

  7:40起床。早餐是永胜油茶、苦荞粑粑,我还吃了点米饭和昨晚的剩菜。
  山里人不好意思谈论钱,我也不用问多少多少,掏出100元交给村长夫人--一个勤快的纳西妇女,必然又是推搡一番才收下。(三人100元是足够了的,我是这样算的:住宿每人10元;晚餐有鸡有腊肉,三人算50元吧;早餐就算每人3、5元了)

  8:40,带上两个粑粑,三人告别村长家,踏上了第二天的行程。
  无穷无尽的山路,一个又一个的小村落。正是农忙季节,梯田里有村民在犁田插秧,所以倒是很方便问路。三人爬坡越岗,走走歇歇,9:40过此趟路线的最高点(2450米),10:00过老马甸村,下一个河谷(2100米),10:40又爬上阿罗甸村(2300米),11:30又翻越一山岗(2390米),远眺到的就是秀美村了。

  秀美是个大村,平均海拔约2350米,已经是永胜县团街乡的辖地了。原打算在秀美村找个农家用午餐或找个小买部泡碗方便面,可是因为农忙,四周的山上田间身影绰绰,可家家却几乎没人。没办法,三人在村旁路边掏出携带的粑粑压缩饼干就着凉水权当午餐。
  12:30,离开秀美,又是一个接一个的山岗沟谷,13:30前后过陶家村、落脚村,14:30经过大坪子村,15:30经大岩湾,17:30过北面子村;接着山路渐渐下行,19:30,抵达了板桥乡境内的安静村(1880米)。

  连续徒步了11个小时。因为没有向导,有时候走岔了道,等到前路已尽又不得不返回重新找路,所以三人已经筋疲力尽,在安静村的一个小卖部前,懒着就不想再前行。天又渐晚,向路人打听接下去的路,说法却又不尽相同,于是决定就在安静村投宿吧,弄明白接下去的路明天再行。

  还是前一天的老办法,找村长家投宿。天黑尽的时候找进了村长杨东强家,忙了一天农活的村长夫妻俩已吃毕晚餐准备休息。一见我们远道而来,又是杀鸡生火塘做饭,村长夫人还去小卖部专门卖来了“火爆”酒(滇西北一带正流行的一种低价高度白酒)。还是三个菜:炖鸡、炒蜡肉,炒鸡蛋。饿极了的三人狼吞虎咽,实在是美味啊。
  杨村长家的条件比前一天和村长家要差一些。我们三人只有两张单人床。可真犯难了,有两个人必须合睡一张单人床,但是两个大男人合睡一头,肯定别扭;一人一头,对方的脚就在自己头边,尽管睡前洗了脚,但长时间的徒步每人的脚仍然奇臭,何况还在头边!无奈归无奈,我和老猪还是不得不合睡一床。天气热,黑暗里蚊子嗡嗡飞舞着,不时地在裸露的胳膊腿上咬上一口。但是我和老猪还是很快睡着了。

上图:徒步线路图
中图:横跨金沙江的金安桥,也是我们此次徒步的起点
下图:记不清翻过多少个山岗,豁然在眼前的就是秀美村

<下一页>

   
 
Copyright © 2007 LAOSH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E-mail:laoshie@hotmail.com 滇ICP备070029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