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永胜他留人的“姑娘棚”和墓地群

 

  他留人,彝族的支系。主要分布在丽江市永胜县六德乡的云山、玉水和双河三个村。距永胜县城约30公里。

  丽江,现在名气轰天,但是绝大多数知道和来过丽江的游人,无非是古城、玉龙雪山、泸沽湖三地转转,了解丁点儿纳西族、摩梭人而已。其实,作为一个辖有一区四县(古城区、永胜县、华坪县、宁蒗彝族自治县、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的地级丽江市,有着很大的地域,有着如白、纳西、傈僳、普米、彝、藏、回等众多民族。他留人,就居住在丽江--攀枝花公路中间地段的六德乡。

  其实我也不算了解他留人,尽管在丽江一带居住了五六年,但那里我只是去过一趟。好在认识有他留人并成为了朋友,同时查找了一些资料,便将我知道的关于他留人的一些东东介绍给大家。

  从有关资料上看,彝族支系他留人历史上主要分布在永胜县的程海、提峨、六德等地,是一支历史悠久的民族,程、海、蓝、王四姓,实为程海、崀峨图腾崇拜的遗迹。远在明朝中期,当时的高氏土司效法澜沧卫“屯民实边”建制,将一些游牧部落组成三百六十户伍,开到今六德乡玉水一带驻防。这支武装即今他留人的先民。

  目前聚居在六德的他鲁人口约有5000多人,没有文字,语言也与周围汉族与凉山彝族有异。直到解放后,其婚姻家庭仍处在以“姑娘棚”为特征的极不稳定的双系制对偶婚阶段,在经济、宗教、文化等方面也存有较原始的特点。一年里最隆重的节日是“粑粑节”,据说在节日里,每家做12个饵块粑粑,放在盘子上垒成塔形,端着去宗支坟山祭祖。敬献台用360根松树搭成,象征在此开基创业的三百六十户伍。人们除向祖先敬献粑粑外,还跳集体芦笙舞,整个活动庄严肃穆而又欢快热烈。“粑粑节”在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开始,日期同彝族的“火把节”——我总是想在“粑粑节”去趟那里,但却总是因为参加其他民族的“火把节”了而没去成。


   他留人朋友给我介绍过“姑娘棚”,也叫“青春棚”或“姑娘房”。正好在网络上(西南网景)看到有这篇文章,转贴在这里:

  同床共枕过七关——他留人婚恋习俗

  住在滇西北永胜县、香格里拉边缘地带的他留人(彝族的一个支系),青年男女谈情说爱有着一套神秘而奇异的风俗,这种风俗恐怕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

  他留人的青年男女成年之后,正式谈情说爱以前,要履行洗礼、换裙、叩拜祖宗、过“七关”等一整套严密而庄严的程序。特别是过“七关”,其隐喻的神圣性,过程的奇谲性,任务的艰巨性,令外人匪夷所思,这同时也是他留人婚恋习俗的精髓所在。了解了这些,就不难明白,他留人青年男女的那份“自由”,绝不像都市中某些标榜“现代观念”、“开放意识”的青年人那样,毫不顾忌社会影响,毫不珍惜自己和随心所欲。

  一般来说,他留人家的姑娘,初潮来过之后,或从外形上看已经长成了大人,便要接受成人洗礼。母亲和别的女性长辈,择定良辰,焚起好香,挑来净水,将姑娘的全身洗得莹润洁白。之后,打扮齐整并久已等候的女伴们便为她换下孩童时穿着的白裙子,穿上标志成年女子的黑裙子(两种裙子都是齐膝的短裙),边为她换装边说些赞美她祝福她的话。与此同时,家里就在正房外的院门旁边为姑娘搭盖一间“青春棚”,让她单独住在里面,开始与“外人”的交往。此后“青春棚”中有何动静,父母都是不问不管的,棚中越热闹,来往的小伙子穿梭越紧,他们心里就越欣慰越舒坦,姑娘有本事有魅力有人缘呵!而他留人家的儿子,长得像个大人了,男性长辈便择日设礼,净屋焚香,让小伙子向祖宗灵位虔诚磕头,感谢祖宗传给血肉,祈求祖宗一路护佑。履行罢这道手续,小伙子就成了“正式”的大人,也便可以正式与姑娘们交往了。

  虽说从理论上讲,经过成人洗礼的小伙姑娘,具备了“大人”的资格,可以名正言顺地谈情说爱了,但还不可冒冒失失地东串西逛,迎旧识新。为着心理成熟一些,见识宽广一些,言谈举止得体一些,他们还得先找一个领路人。小伙子拜一个亲哥之外的“阿哥”(师傅的性质),请他好好“修理”自己。阿哥除了向“徒弟”传授与姑娘们交往相处的知识和应遵守的规矩外,还带着他到这个那个青春棚去玩耍,去参观学习,广泛结识朋友,积累感性知识。同样,姑娘也得先找一个“阿姐”,向她请教有关知识,并跟着“阿姐”到一些老资格的青春棚去,看那些“棚主”如何动作如何言谈如何运用眉目,攒足心得,以便以后运作。

  首先,“阿哥”为小伙子物色好一个顶尖儿的青春棚“棚主”,在暮色洇竹,月上房梢时,便领着小伙子到那里去。一阵寒喧过后,“阿哥”看时机成熟了,便假咳两声,对那姑娘说:“姐姐,你瞧,我这兄弟小公鸡一样地开叫了,该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喽。我们都敬慕姐姐的好品行,好人材,来找姐姐,就是请姐姐费心帮忙,提拔提拔我这兄弟,教给他做人的道理,用姐姐月亮一样明洁的胸怀照亮他的前程,调理他真正成人。请姐姐千万不要推辞,多谢了!多谢了!”

  “姐姐”心中自是一番甜美滋味,嘴上却要说出十分的客气:“哥哥夸奖了,羞得我要命!我心笨嘴笨,相貌又丑,咋个挑得起这副担子哟!不过嘛,既然你们信得过我,我就试一试吧。丑话说在前头,要是闪了火,走了气,带不出来这位小哥哥,误了他的云彩前程,可不要咒骂我啊!”

  “阿哥”的第一脚踢出去,心头踏实了几分,便说:“天时差不多了,我该走了,你们下细说一说吧。我这兄弟就交给姐姐喽,他要是哪里说错了、做拐 (差)了,姐姐得原谅他一下呵。”

  引路的“阿哥”走了以后,姑娘就铺床解被,安排就寝。俩人合衣并排躺在床上(小伙躺在外侧),漫无边际而又有所侧重地摆谈闲话:你家兄弟姐妹有几个,田地有多宽,庄稼长得怎么样,牛羊猪鸡有多少,你是家头老几,平时在家干些什么活,童年有些什么趣事,最近去了哪些地方,街上有些什么好看好玩的,今天驿道上的赶马哥是老是嫩……姑娘通过种种话题,了解小伙的家境,推测小伙的性格,也“套”出小伙的见识与修养,掌握他的素质情况。自然,小伙也由此而“立体”地认识姑娘。讲着讲着,俩人犯困了,便关嘴闭目,进入梦乡。整夜里,小伙和姑娘虽然同被共枕,却是井水不犯河水,各人守稳自己的领地,不论青春的热潮怎样躁动,火焰如何炽烈,也得咬牙憋住、顶住,坚持还坚持,经受考验。即使腰酸腿麻,实在想翻个身了,也得小心又小心,轻巧再轻巧,以免惊动对方,引起误会。

  次日一早,若是小伙神色安详,或者喜气洋洋地钻出青春棚,说明他夜里严守规矩,坐怀不乱,得到了姑娘的信任,顺顺利利地领到了“通关文牒”。

  第二天晚上,或者稍后一些日子的晚上,“阿哥”又领着小伙子来到“姐姐”的青春棚。这回的情形却已不同:“姐姐”与他们一起,去另外的青春棚找另外一个姑娘。“阿哥”大体上重复一遍对“姐姐”说过的那番话,“姐姐”则在一旁帮腔、引荐。时候差不多了,“阿哥”借故走人,“姐姐”留下一些必要的言语,也返回自己的棚儿。自然,留在棚中的姑娘和小伙又是同眠、交谈的一套章程。如果小伙仍能谈吐有分寸,行为守规矩,则过了第二关。

  如此这般,“姐姐”要负责给小伙找够六个姑娘,加上自己一共七个,让小伙子一一过关。可以想见,一字排开的这些关口是怎样地险峻奇崛,要过完这些关口是怎样地艰难辛苦!初入人世的热血男儿,需经受怎样严峻的考验!小伙子一旦过了七关,说明他素质好,品行佳,其美名便随轻风迅速拂遍远近的青春棚,被“棚主”们念于嘴,记于心。日后,小伙子单枪匹马驰骋于任何一个青春棚(当然包括那七个供他过关让他练兵的青春棚),都会受到热情款待。

  由此可知,小伙子找好第一个姑娘是最重要的。如小伙子争气,中途不出故障,这第一个姑娘便要负责到底,成全小伙子的美名。假如本村寨没有七个姑娘,或者凑不足七个较好的姑娘,那么她就得凭自己的关系和亲戚朋友的帮助,带着小伙子翻山越岭到外地去找好姑娘,直到凑足“七仙女”为止。而作为平等回报,或者说“交换”的条件,小伙子的“阿哥”也要找足七个好小伙子(包括他的“徒弟”),领来给这个姑娘供她交往和挑选。

  在过七关的过程中,如果小伙子把持不住自己,压抑不住烈火,以至心生异念,图谋越轨,则会立即被姑娘蹬下床铺,驱除门外,如瘟神一般去蹲火塘,钻草窝(他留人家是不给未婚男儿安排住房置办行李的)。而且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他都会受到远近乡亲特别是姑娘们的鄙夷,成为恋爱婚姻的困难主子。同样的道理,姑娘要是在与小伙的最初接触中便乱了春心,或小伙稍作佯攻她便放弃关隘,不作坚守,那么她免不了会被人另眼相看,打入另册。

  过了七关,取得了与异性交往的“资格证书”,他留青年男女们便可自由交往,穿梭往还于“快活林”了,既不必讲究先来后到,也毋需理论资历深浅,一切全看姑娘愿意收留哪个小伙子为自己青春棚的男主人。只要两情相融,青春棚中发生些什么事情,就是可以想见的了。

  七关难过,七关的意义也便非同寻常。它既使人在与异性交往方面经受了锻炼,积累了经验,并树立起自己的良好形象,又使人深切认识到与异性交往的自由来之不易,应珍惜,应珍重,切不可造次作福。更深一步的含义则是,经过半是甜蜜半是“受罪”的七座关隘,人的意志得到了砥砺和考验,在以后的人生旅途中,便能够承受硬的软的各方面的磨难与侵蚀。


  曾经到过他留人古墓群。古墓群位于云山、玉水和双河三个村接合部的宗支山,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占地约100公顷的坟区内,苍松翠柏葱郁,华表碑石林立,数以万计的古墓鳞次栉比,规模非常宏大。

  这片坟山碑林墓群,是他留人四大旺族葬区,南部是程、海、蓝三姓族葬地,中部是王氏家族葬地,似乎有着约定俗成的界限,而又连成一片。据说除个别三碑并立而外,通常是双碑并立的一夫一妻合葬墓。碑文多楷书汉字,除族谱世系外,还记载了明初屯兵与当地土著居民融合的史实。墓群年代起自明朝万历元年(1573年),迄至民国初年,尤以清代居多。

  在坟林东南的缓坡上,近年还发现他留人明清之际修筑的城堡和大德寺遗址。城堡四面各长500米,北部尚存三处保存较好的建筑台基,周围散见大量瓦片,城内有多处圆形或椭圆形水井。在城堡偏东处有一佛寺,为永胜高氏土司建于16世纪末的他留大德寺,现存两座面阔三间建筑。

   墓地依旧。“姑娘棚”却已不多——他留小伙这样告诉我。

<返回上页>

   
 
Copyright © 2007 LAOSH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E-mail:laoshie@hotmail.com 滇ICP备070029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