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行驶在滇西那场大雪中……*

          ——写于2005年3月

 

  2005年3月上旬,滇西下了连续四五天的一场大雪。

  怒江、大理、丽江等市州,原本春意盎然的季节已经来临,一夜间却成了冰天雪地,而且是几十年未遇的大雪。

  春节期间的怒江州已经遭受严重雪灾,报道说那时数百游人被堵,成千万的家庭受灾。3月初的这场雪,更是雪上加“雪”了。

  丽江、大理,雪灾大概不算,但我对这场大雪算是更有切身感受了,兴奋和痛苦,兼而有之。

  兴奋么,不用说,生活在丽江古城里这么些年,古城这番雪景还是第一次看到,所以格外兴奋。
  痛苦么,且听我往下说:

  拍完古城雪景,第二天就准备着去昆明了,因为已预订了我一家三口6号清晨去杭州的折扣机票。
  4号,丽江飞机因雪停飞,5号,去大理、昆明方向的班车也全部停开。住我旅店的两个广州MM要赶5号晚上的昆明航班,急的不知所措,一听我要驱车去昆明,毫不犹豫就搭上了我的车。
  同时问我,不是说积雪丽江大理间的公路不通的吗?
  我吹牛说:什么冰雪路难得住我的4500啊!

  过去了的整个冬天,我开着我的4500丽江--梅里雪山来回五六趟了,暗想,这丽江--大理有什么难走的呀。
  车里开上暖气,老婆、一岁半的女儿和两个客人一行轻松上路,三个小时,雪景都看的厌倦,一路上车辆稀少,4500顺利抵达下关。接下来是高速公路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在下关吃完中饭,车又向高速公路入口处开去。——我傻眼了,高速公路封闭了!

  下关到昆明,走高速公路需要近5个小时,如果走以前的国道老路,天气、道路正常也需要8、9个小时——以前昆明--大理高速公路没修筑前我走过。
  此时已是中午2点,我知道,两个MM晚9点的机票应该是泡汤了。

  不管怎样,还得走啊,还有我、老婆孩子明天一大早的机票啊。
  于是,4500又拐上了国道公路。我知道,前方有着连绵的山路。

  泥泞、坎坷的国道公路上挤满了成百上千的大货车,象蜗牛一样缓慢前行着。仗着自己的车是越野车,也就有了用武之时,雪地、泥潭一路超车疯行。十多公里后,刚要挤过货车开始爬山,我又傻眼了——道路封闭!
  四五个交警在疏导着交通,所有车辆都不得再向前通行,并且为避免道路堵塞驱赶所有车辆原路返回。

  我找个路边雪地停下车来(还好交警没来赶我,大概因为我开到路旁雪地里了,没有挡着路吧),想着对策。
  等候了近一个小时,我才一岁多的女儿早已在车上妈妈怀里睡着了,瞅瞅有警察稍有空闲,我上前“公关”去了。
  掏出我的野路子记者证,低声下气地说:同志……看看……拉着一帮记者同行,要赶今晚昆明的航班……昨天冰天雪地从梅里雪山下赶出来(我车牌照是迪庆州的)……冰雪路常走,积着二三十公分冰路的白茫雪山也开过来了……车没问题,是4500,你知道的……我藏区来的……让我试试吧……
  我施出浑身解数,把所有认为有用的骗人的或真实的话都说一遍两遍甚至三遍。
  磨了约半个小时。大概警察也终于烦了,最后扔下一句:你一定要试那你就去试吧!

  兴奋的我在雪地里连滚带爬登上我的4500,狂踩油门驶过那警察把守的路口,就怕警察反悔。回头看一眼不知比我早等了多久了的、同样在我车旁等候着的“帕拉多”,那司机,羡慕我呀……

  接下来的山路,我走了6个小时。
  走过下关--祥云间高速公路的朋友应该都有印象,这段高速公路上下坡大,弯道多,高速公路的最高点是长达3.2公里的九顶山隧道。高速公路封闭了,走的老国道公路就要翻越九顶山到弥渡县,再到祥云县。这老路(多少公里我忘了),原本需要近2个小时,而那天我走了6个小时。而高速公路,只需半个多小时。

  走这路的司机大多没有经历过冰雪路或很少经历(因为这一线即使是冬天几乎也不下雪),货车也根本不备防滑链,这场突然的大雪,害苦了大货车和司机。车在九顶山的雪路上,冻坏的冻坏,打滑的打滑,还有翻车,几千辆的车就全部堵在了这山路上,上不能上,下也下不了。我车进入这山路时,这路上已经堵了几十个小时了,有的车已经在山上度过了两夜。
  难怪交警不让任何车辆进入这段路了,近十个交警在山上疏导着车辆。

  仗着4500性能好,自己雪地驾驶经验也不差,警察看到也以为是哪方官员的座车也没阻拦,走走停停,硬是创到了“最前线”,等候着疏导——其实路比白茫雪山的冬天好走多了,主要还是因为堵车。
  翻过最高点的冰雪路,工人们正在加班铲雪。下行还算顺利,但路边停着的货车依然不见尾。到弥渡,和下关一样路口也是交警把路,大小车辆一律不得驶入。

  到了祥云,天已黑透,运气好的是,祥云--楚雄的高速公路两个小时前刚已开放,但是路上还有些须积雪,远不敢如平常那样高速行驶。
  车到昆明,已是半夜两点多。两个广州MM的机票已经费掉,还好我的航班还在5个小时后。

  遗憾之余,还是庆幸,要是不与警察“公关”,要是车不好,当晚是绝不可能抵达昆明的。
  那两天,大理--昆明除了火车,公路和民航交通已经完全瘫痪。


  有意思的是,在杭州,我又遇上了一场三月的春雪。



   图:九顶山上的堵车。看照片中几辆中巴上的积雪就可以知道,路堵可不是仅仅几个小时。

<返回上页>

 
 
Copyright © 2007 LAOSH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E-mail:laoshie@hotmail.com 滇ICP备070029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