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风物:撵山,放鹰*

          ——写于2003年9月

 

  打猎,纳西人说作“撵山”。

  但和我们通常说的打猎不同的是,纳西人“撵山”不用猎枪,只带鹰和狗。所以,这“猎”不是“打”的,而是“撵”的(驱赶的意思)。

  都知道纳西男人好琴棋书画花草宠物,让人以为纳西男人总是一付文弱书生模样。但是,当他们擎着苍鹰,带着猎狗,跋涉奔突在山岗沟谷,放鹰逐狗啸声四起的那一刻,这英武阳钢之气势,被纳西男人展示的淋漓尽致。

  先从大石桥说起。

  大石桥,在纳西男人眼里,就是买卖鹰鹞的地方。所以,以前大石桥被叫作“卖鹰桥”。

  仲秋后,丽江周遍的山民农人会将用网猎得的鹰鹞送来大石桥售卖——机会并不多,所以有鹰没鹰时,总是有纳西男人在桥上守侯着,希望能等到一只满意的鹰。男人们挑选谈价后买下鹰,带回家中驯养。苍鹰桀骜刚烈,训练是非常烦琐和艰难的,听猎人说要用丝线缝上鹰的眼皮一两周再拆线,喂之于上等的牛肉,让鹰熟悉主人的声音和命令,手擎用绳索绑着脚爪的鹰在街巷中溜达等多种方法,慢慢驯化鹰。

  狗也和鹰一样是“撵山”必不可少的伙伴。纳西人将猎狗叫作“撵山狗”。撵山狗不同于如今古城里到处可见的各种洋犬宠物犬,也不同于农村里的土狗,以上两类犬都让猎人所不屑(即使是价值数万元的什么名犬,在猎人眼里和土狗一样),撵山狗通常是多次杂交后的犬,短毛,嘴长,个高通常为40--50厘米,身材瘦削而修长,跑起来时尾巴上翘,驯养后才可。有的猎人的撵山狗价值数万元。所以在以前的丽江,值钱的狗只是一种:会不会撵山?

  冬春时节,猎人们就会相约着带上驯化了的鹰和猎狗去撵山。鹰猎只是在冬春,夏天是不用鹰的。春末,鹰被猎人们放飞大自然了。

  闲时,我也跟着去。

  驱车到某片有野物出入的沟谷山岗,路尽处下车,各猎人携各自的鹰和狗分散在原野丛林里跋涉穿越。猎狗四窜,寻觅着猎物的痕迹,猎人手臂上擎着的猎鹰转动着锐利的眼珠,警觉地观察着四周。

  野鸡受惊后突然腾空飞起,寻找新的落脚地,此时的猎人就要敏捷地放飞猎鹰,在空中的猎鹰闪电般扑向野鸡,用利嘴坚爪制住猎物摔下地去,猎狗也狂奔而去,对着落地的猎物狂吠。等猎人赶到,鹰已经用双爪死死扣着不再动弹的猎物——猎人说,野鸡不是被咬死,而是被吓死的。

  猎野兔也一样,只是受惊的野兔是在草丛中狂窜,不会飞到空中,但仍然逃不过鹰的眼睛。

  猎到猎物,就要当场奖励鹰和狗。当场给鹰吃一直拿在手中的牛肉,当场给狗吃野鸡的内脏,去除内脏也便于死去的猎物不会马上变质。

  有时,撵山要穿过一个又一个山岗,一整天却没有收获。而纳西人说,其实目的不是非要猎到什么,如同买鹰驯鹰到春末又将鹰白白放飞,完全“贴本买卖”,所以更多的是一种乐趣!真想吃什么野味,抗支枪就行了!——因为季节和交配等因素,鹰到了春夏就不愿或不会狩猎了,所以大多数猎人会将猎鹰放飞大自然。

  游客越来越多,如今的大石桥上再也见不到卖鹰人了,那早已是游人的天下。但“撵山”仍然是纳西男人的一大嗜好。

  想见识纳西男人的英武阳刚吗?想知道放鹰的男人现在哪里聚集吗?想跟纳西男人们去撵山吗?

  去五一街上的“车木店”吧(“车木店”已经不在了--2007年6月加注),或者入住“激沙沙”客栈,男主人李叔叔就是个撵山迷。运气好,你就能遇上喜欢撵山的纳西男人,手擎着猎鹰的男人们正在冬日温暖的阳光下眯着眼聊着天。

也许他们正商量着,明天撵山是去九河还是去鸣音呢,……

当我带着我的狗走过他们身边时,杨叔就会问:老谢,明天格客(明天去不去)?


<返回上页>

 

 

 

 
 
Copyright © 2007 LAOSH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E-mail:laoshie@hotmail.com 滇ICP备070029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