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和田(八):英尔里克沙漠的秋天*

          ——写于2001年11月

  驱车从和田市出发,沿乡村公路往西北行,一路是大片绿黄相间的垂柳、白杨和农舍,牛羊在林间路旁渡步、觅食。深秋的阳光穿过林子,撒下斑驳的金色。行约10公里,穿过如烟如云的柳林,是一堵高高的大堤,登上大堤,烟波浩淼的英尔里克水库就在眼前,仿佛到了水乡泽国,连拂面而来的风也是湿润的,令我心舒意畅。没亲眼看到,我又怎么能够想象,在这沙漠的边沿,有着这样迷人的碧水。

  再向北行,路就不能称为路了,似乎只有驴车和牛羊走过,吉普车崎岖而行,车后是漫天的灰尘。约10公里后,到了农区的边缘,这里有着明显的农区和沙漠结合部的景观。矮生芦苇开着一片白色的芦花,在微风轻拂下,铺金撒银。踏上耸立的沙梁北望,一片一片象火一样燃烧着的金黄的原始胡杨矗立于草场和沙梁之间,巍为壮观。间或还有一镞镞的红柳林,更是瑰丽的紫红。

  车是不能再走了,我徒步向沙漠深处跋涉而去。初时还有着东一株西一蓬的芦苇,有骆驼刺,岌岌草,或三两株胡杨、红柳,越往深处,绿色植物逐渐敛迹,满眼滚滚黄沙。沙丘雄伟高大,因风的作用,沙丘不断位移,背风面呈凹型似新月;沙梁迤俪前伸,连绵不断。

  在沙漠里跋涉如同在雪地里行走,很累,为使自己能走的轻松,要选择沙丘沙梁的顶部迎风的那一面,因为迎风的沙面能承受脚的分量,只留下深约一两厘米的清晰的脚印——即使是这么清晰的脚印,即使是这微风习习的晴朗天气,一个小时后也就没了任何痕迹,因为细沙随着微风在不断地移动着,改变着一切。稍一疏忽,我踩到背风的沙面,就象一脚踩在了棉花上,失去了平衡,连人带包滚下沙丘,自然头发鞋子衣服里就灌满了沙子。跌到沙丘沙梁底部,起来拍拍身子,又不得不重新绕个圈子爬上去。这样的连滚带爬,我不止三次。

  周围再也没有了任何植物,极目四望,沙丘沙梁蜿蜒起伏,似疑固的波浪,这是真正的死亡之海。回眺身后,那金黄的胡杨也隐入了苍茫之中,沙漠中的我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得,我该撤了。

  回到住所,抖下身上包中所有的沙粒——呵呵,有一斤吧。直到一年后在昆明,我穿在身上的衣服兜里,又被我掏出了几颗沙子——金黄的塔克拉玛干的沙子。

  英尔里克沙漠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一部分。因为靠近和田的英尔里克乡,所以和田人都这么称呼这一片沙海。


照片摄于1996年10月底
上二图:沙漠边缘地带。下二图:沙漠腹地

<返回上页>

 
 
Copyright © 2007 LAOSH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E-mail:laoshie@hotmail.com 滇ICP备070029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