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格村的旧与新*

——原文刊登于《时尚旅游》2006年第4期(总第131期)

 

  才在丽江我家呆了一天的尔车,接了个电话,就告诉我明天又不得不赶回泸沽湖边的家中了。

  尔车姑娘家在泸沽湖边的里格村。2005年10月以来,全村每家每户的房舍拆迁移址重建工作已经忙碌了整个冬天。遇上春节,算是停了下来休息了几天。春节里忙了几天家务的尔车,终于应我邀在年初七来到了丽江,打算住上几天玩一玩。

  电话是尔车家雇的木工打来的。尔车说,回家过年的木工明天就回到里格了,继续做春节前没有完工的建房工作。

  尽管才二十多岁,尽管连阿柱(民族语,男朋友)也还没有,但因为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了,尔车就成了当家人。尽管家中有老母亲、有哥哥弟弟、还有去世姐姐的一个孩子,按摩梭人的规矩,家中的事也就是当家人尔车的事。

  尔车要把自家房子做成一个家庭客栈。所以,地基和房舍已经在按照旅店客栈的要求在施工。拆迁以前,尔车家的老房子已经用来做客栈了,只是那时候环境差房舍破旧,没什么游客入住。

  事实上,里格村二十多户摩梭人家,乘着这次大规模的拆迁移址,新房舍都按照着旅店客栈或餐厅酒吧的布局在施工。

 

里格的旅游热

  尔车和她的村民们如此胸有成竹,得益于泸沽湖这些年的旅游热。

  这几年来,泸沽湖边的里格村已经名声在外。上网搜搜,里格、里格半岛,似乎成了泸沽湖的代名词,更有夸张的网络游记称不到里格就不算到过泸沽湖。

  地处滇川交界地大山深处的泸沽湖,湖水蓝的摄人心魄,湖边生活着有着母系社会痕迹的摩梭人,被城里人视作神地秘境。随着进出泸沽湖的交通道路的不断改善,游人也就纷至沓来。这一两年里,有时湖边游人每天多达上万人。

  早先,交通便利、人口多面积大、旅游接待设施相对较好的湖边村子落水村是前来泸沽湖的游客下榻逗留的唯一选择地。虽然里格与落水同为一个行政村,却因相距较远、交通不便、设施简陋,也就只是整个泸沽湖边二三十个大小村落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很少有游人抵达。

  当落水村店铺云集、人声鼎沸、湖面到处是游船之时,开始有游人要寻找清静、朴素的村落游玩。一些有着可自己支配时间的游人(现在时髦叫法是“自助游”,以区别“跟团的”),开始把目标定在了里格,那个时候是本世纪初:

  里格坐落于摩梭人心中的女神山——格姆山下的一个湖湾,村落紧凑,房舍临水而建,湖光山色独特;

  与其他更多的小村落相比,里格交通仍然相对方便,距离落水只是近十公里,有车路相通;

  落水走到里格,可以满足现在游人时髦的却不必很费力的“徒步”要求,沿途风景也很不错;

  村子有一个很小的半岛如女神的纤手伸向湖中,被叫做里格半岛,常是摄影爱好者眼中拍摄泸沽湖的最佳地;

  因为游人罕至,里格几乎没有任何旅游接待设施,朴素而自然;

  因为传统,村民们说到钱时还很含羞,游人吃了住了,临走问多少钱,脸憋的通红的当家人常是一句:随便看着给吧。于是游人感叹:纯朴啊纯朴啊。

  慢慢的,“自助游”者开始过落水而不停,直奔里格而去。网络上写里格的游记也多了起来。接着,有城里年轻人去里格租房子开了酒吧或客栈,村民也陆续开始改造自家房舍、利用湖边空地填湖造房用来做旅游接待设施或出租。

  谁都想去里格找清静和所谓的原始,里格也就再也没了清静和原始。短短三五年里,只有二十多户人家的里格一下子冒出了近20家的旅店、餐厅和酒吧。到了旅游旺季,每天有近千人在那么小的里格村逗留,吃喝拉撒洗漱睡。于是,村子里垃圾遍地、污水横流、建筑材料杂乱堆积、刺耳的木锯声捶石声不绝于耳。连湖中往来的猪槽船上也装着胶合板——有一次我亲眼见到因为装多了胶合板的一条小船连船带板翻在了湖边水中,好在胶合板是飘浮在水面上的,又被捞了回来。

 

 环境在恶化

  旅游改变了里格,村民百姓收入增加生活质量提高是显而易见的,当然是件幸事。但让人忧虑的是,环境也在恶化。

  没有游人去以前的里格,摩梭人在那里繁衍生活了千百年,生态是能够平衡的。村民冰玛说,以前那时候哪有什么厕所、洗澡间、餐馆酒吧呀。原来我们直接在门前湖中取水饮用,如今,湖水明显有了异味,只敢洗洗衣服和拖把了。

  1990年代中期我在里格小住一个多星期。那时候全村没有任何一家与旅游有关的店铺,唯一的一家小卖部还是傍晚才开门。那时候的里格没有一户人家有厕所,要方便就去房后的庄稼地或山坡上。城里人会觉得这不文明、别扭,殊不知这真的很“环保”,排泄物就成了肥料或是狗的食物——泸沽湖的狗其家人从来不喂食(一年中只喂一次),狗当然要找食吃。而洗澡更不是易事,除非夏天下湖。所以,那时候我还偷看偷拍摩梭少女在湖湾里洗澡。

  一个自然村落不会有排污管道设备,里格当然也一样。大量游人的到来,势必也带了越来越多的生活垃圾污水排泄物。那么多的餐厅酒吧厕所洗浴设施,排放的垃圾污水去哪里了呢?这些与日俱增的垃圾污水排泄物,没有任何处理,直接进入了泸沽湖!这美得摄人心魄的泸沽湖啊!长途旅行的游人们都要在旅店洗个澡,都喜欢临水的房舍下榻,而越是临水的房舍,排泄物进入湖水中越直接——距离湖水远的房舍,其污水排泄物好歹还经过了泥土的部分过滤。

  同时,里格还面临着另外一个迫切的问题:

  村子里大多数老房子临湖太近,地基很低,夏天雨季来临,泸沽湖湖水上涨,村子道路和部分房舍常常被淹。最近几年被淹的状况已经每年都在发生,每年延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2005年,里格的村舍被水淹泡更是长达5个月。

  里格涨水给村民生活和游客旅游带来不便还算小事,更为严重的是加剧了里格周边环境的恶化。湖水长时间淹没道路,漫过院落,浸泡着猪牛羊圈,浸泡着随处都是的垃圾。成群的牲畜每天涉水来去,村人和游客也不得不卷起裤脚涉水走过一家又一家。浑浊的水中,偶见飘浮着的粪便、死鼠……这样的环境严重威胁着村民和游客的身体健康。

    

政府部门的介入

  庆幸的是,政府有关部门终于关注到了里格的变化和现状。

  2004年,有关部门强制拆除了个别村民为用来开旅店餐厅在这一两年里填湖而建的房子。受到了绝大多数村民的欢迎。

  2005年初,有关部门经过与村民的多次协调,作出决定:拆迁改造里格村。拆迁费用政府补偿。

  改造的目标是:所有临湖的房舍全部向村后高处移动约50--100米;每家每户新建房舍仍然与原来的邻居相邻;排污管道通到每家每户,村里建小型污水处理厂。原临湖的宅居地建成湖滨道和临湖公园。对村民新建的房舍还有其他诸多要求,譬如,房舍外观必须是摩梭木楞房,房顶不得摆放太阳能设备,每家必须自挖化粪池等等。

  新村落的基础设施建设在2005年春夏开工,道路水电、土地平整、排污管网的埋设等等都在入秋时分得以完成。村民们在老房子里做了“十一”最后一单的游客生意后,纷纷拆掉了老房子,在新址建设着各自的新家。

  春节前,我又去了一趟里格。尽管还是个大工地,大多数家庭的新房已经矗立。路遇村民格若,由衷地夸他家房子建的漂亮。笑吟吟的格若说:“以后再也不用担心雨季湖水漫进房了。前几年多烦呀,去年国庆节后拆房子时,老房子的水还没完全退去呢。”

  村口格若家的老房子每年夏天都要被水淹,是全村进水最严重的几家之一。夏天进村,过格若家,每次都不得不涉水而过,涉水距离长达100多米,要不就要从后山绕行。而现在,一条双车道宽的石板路已经从格若的新家门口经过,蜿蜒贯穿了整个里格村。

  

  对于旅游和旅游景区,一方面,游人们希望风景是自然的、房舍是古老的、民风是纯朴的、歌舞有特色的、游人是稀少的;一方面,要交通便捷、吃有特色,住有酒店,有旅游工艺品可购,晚上最好还有个酒吧可泡泡。可某地这些都有了,也许游人又有话说了:“那里太商业化了!”——这是观念的悖论。

  里格也是如此。游人们本为里格的自然朴素而去,却需要“标间”和酒吧。本为里格的美丽清净而去,却留下了垃圾和污水。也许,这是我们游人需要反思的。

  “旅游开发”的度又如何把握?过去的二三年里里格村民无序的自发的“开发”,造成的环境恶化已是显而易见。政府管理部门的规划和管理一开始在这里却缺失了。但我们也常常能看到或听到有一些地区的景区却由于政府的过度干预和所谓的“开发”,砍伐原始林,动迁原住民,拦水筑坝挖人工湖,修建大量的仿古建筑,堆积几个莫名其妙的所谓雕塑,矗起不协调的观光索道、宾馆酒楼等等,何尝不是对生态对环境的破坏。游客走了看了,最终留下两字:太假。

  因此,政府有关部门如何适度介入,适度开发,做好景区的规划和管理,保持特色,使旅游有序发展,环境得到有效保护,仍是一个需要不断探索的过程。

  在我看来,里格村现在的拆迁重建,是生态环境改善的一个好的起步。祝愿泸沽湖边的里格有一个美丽的明天。

<返回上页>

 

 

 

 

 
 
Copyright © 2007 LAOSH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E-mail:laoshie@hotmail.com 滇ICP备07002962号